万贝贷

企业动态

<<返回

大糖帝国的崛起为什么有人穷有人富

来源:万贝贷发布时间:2017-10-09 16:43:54 点击数:644

世界上为什么会有穷人和富人?


一个人成为穷人或富人,到底是天注定还是靠打拼?


天赋异禀和出身阶层在财富积累中,到底能起到多大作用?


设想你生活在一个棋盘上面,棋盘上唯一的资源是糖。你在棋盘上四处移动,试图吃到尽可能多的糖。


这个棋盘称作Sugarscape,有个亲切的中文名叫“大糖帝国”,而你就是“糖人”。


“大糖帝国”是1996年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Epstein和Axtell设计的一个程序。他们设计了一个棋盘,然后随机扔进去250个“糖人”,这些糖人象征着社会中的每一个个体。


有图有真相:


上图左侧是大糖帝国的地形图,由50*50个单元格组成。


深色格子含糖高,浅色的含糖少,白色的不含糖。


西南和东北有两座深色的糖山,是资源富裕区,浅色地带是资源有限区,而白色地带则是无糖区。


上图右侧,250个糖人(黑点)被随机播撒在各个角落。它们在棋盘上漫游,寻找糖吃。每个糖人都是单独的个体,它们有能力吸收信息,观察四周,做出行动。

Epstein和Axtell给这些糖人设置了类似于人的简单决策规则:


1)糖人的视力可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观测,目标是找到含糖最高的地块。单元格里的糖被吃掉后,过一段时间能重新长回来;


2)如果糖人所食之糖跟不上自身新陈代谢的消耗,糖人将饿死,计算机将其清除出局;


3)250个糖人被随机分配不同的禀赋,

一是视力的好坏(有人能看到6格之外,有人只能看眼前1格)。


二是新陈代谢的能力(有人代谢一次只消耗1单位的糖,有人则需消耗4单位的糖)。

现在,一切设定完毕,按一下启动键,大糖帝国横空出世。


糖人们各自为政,移动起来。一开始,局面有点乱,但是很快,糖人呈现出一种有规律的分布。


下面这4张图代表“大糖帝国”启动后不用时期的变化,按照时间顺序分别是1、2、3、4。


看出什么变化了吗?


随着时间的推移,糖人们逐渐向两大糖山聚集,形成两大部落,无糖区则人烟稀少。


到了后来,无糖区基本没有了糖人(饿死了或者转移了),浅色区域分布稀少,而深色糖山周围则聚集了大量的糖人。(这两座糖山像不像我们的“北上广深”)

尽管没有政府或者领袖发号施令,一个具备“自组织”特征的、有效率的社会,已经初具雏形了。


计算机模拟的优点,就是让这个虚拟社会不停的自我演化,瞧瞧到底会发生什么。在此过程里,你可随时抽取一些变量进行分析,譬如糖人的人均寿命、活动范围、最优路径选择,等等。


当研究者把目光投向财富变量时(用每个糖人收获的糖量),他们发现了一个令人非常意外的现象:


这个虚拟世界出现了严重的贫富分化。

底下的图表显示,“大糖帝国”从启动到结束,人均财富分布的演变趋势。



横轴代表人均糖量,左侧是穷人(Poor Agents),右侧是富人(Rich Agents)。


从最顶端的图表可以得到,国家诞生之初,财富分配很均匀,极富者和赤贫者皆很少,即使最富有的糖人也不过拥有30个单位的糖量,最穷的糖人有3-6个单位的糖,差别有限。


随着时间推移,财富分布开始发生扭曲。

从自上往下第二张图表看到,穷人变多的同时,他们平均拥有的糖量也在减少,而富人在变少的同时,他们拥有的糖量却在快速增加。最富的糖人已经拥有了110个单位的糖,而最穷的人一无所有。


到了第三张图表,更有规律了,越穷的人人数越多,越富的人人数越少,而中产阶级则在不断萎缩。最富的糖人拥有200个单位的糖。


到了游戏结束时(第四张图),中产阶级的糖人数量更少了,一头是拥有巨额财富的极少数富豪(最高的那位有270个单位的糖),一头则是占据人口一半左右的赤贫小糖人。


虚拟的“大糖帝国”和现实社会一样残酷。

在这里,我们不谈论社会公平性的话题。而是转向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:


贫富分化为何一定会发生?为什么有人穷,有人富?


很多人将贫富的鸿沟归结于资本主义、权贵腐败、或者自己命苦。左派说,富人剥削造成人民穷困。右派则说,你穷只因为自己又笨又懒。


有趣的是,大糖帝国也许能给我们一些新思路。

根据Epstein和Axtell的设置,我们可随意调整各种初始参数,瞧瞧到底哪个参数导致了“大糖帝国”的贫富分化。


首先我们可以想到,是每个人的禀赋不同造成了贫富分化。


比方说有的糖人视力6倍好于同类,能看到更大的棋盘,更易找到富糖点。类似地,有的糖人新陈代谢只有同类的1/4,更易于积蓄余糖,抵御饥荒。


是否此等天赋异禀的糖人最终演变成了富人?


答案是No!

因为糖人的个人能力差异是计算机随机分配的。理论上,最终财富的分布也应该近似于均匀的随机状态,即富人、中产和穷人的各自人群数差不多。但显然模拟结果并非如此。


有些视力好的或消耗少的糖人最后也分布到了赤贫那一群中。


那么,人的贫富难道是由出身决定的吗,也就是巴菲特说的“子宫彩票”?

比如说有的糖人降生于糖山,毫不费力就可大吃特吃,瞬间致富。有的糖人生在贫瘠之地,历尽辛酸找到含糖区算是命大,很可能中途就被饿死。


这听来也挺像真实的人类世界:老百姓劳作终生,不过是一场穷忙,不如我爸是李刚来得管用。


但答案也是No!

要知道,一个糖人占有资源的优劣也是计算机自动给予的,诞于糖山或诞于荒漠,完全遵循随机原则。假如资源差异造成贫富分化,最终贫富人数也应均匀分布才对。但模拟的结果并不是这样。


有一些诞生于糖山附近的糖人后来也沦为赤贫。


看起来,任何变量都无法单独解释贫富分化。“天生聪明”不是决定性的,“我爸李刚”也不是决定性的。


那么,有人穷有人富,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?


正确的答案是——禀赋+出身+随机的运气。

什么叫随机的运气?


不妨设想有两个糖人,A和B。程序开始时,两人的视力、新陈代谢、出生地的含糖资源,各方面条件都一样。


A四处张望,偶然地向北移动。凑巧,走到了东北角的糖山。又凑巧,发现一个没人占领的格子。于是它占住那个区域,开始晋身巨富阶层。


B同样四处张望。出于偶然,它向南移动了一步,结果渐渐走进贫糖区。当它意识到这个方向错误,其它糖人早已围满了通往北方糖山的路径。它再无机会,只得四处漫游,积蓄耗光,变成赤贫。

于是两个天生条件差不多的人,一个偶然的微小的选择差异,最终导致其财富出现天壤之别。这就是所谓的“蝴蝶效应”吧!



还有一点值得说说。


Epstein和Axtell曾无数次重启“大糖帝国”程序,但是每一次都看到贫富分化的重现。

要知道糖人并没长着脑子,被规则管的死死的。它们不能彼此商量下一步的共同策略,人群里也没有一个司令官。但是,这些个体简单行为聚合起来,最终产生了一种“自组织”的贫富分化。


也就是说,人类社会贫富的两极分化很可能是无法避免的。

有句歌词是“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”,而实际情况可能是“七分天注定,三分靠打拼”。


不过还好,这个残酷的世界并没有把路堵死。


虽然我们大多数人没有老天爷赏饭也拼不了爹,但是努力工作、好好理财,肯定能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好一点,更好一点。

财富热线:
400-991-8938
在线客服:
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客服1号
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客服2号
微信订阅号:
万贝贷

新浪微博: 点击关注

服务时间: 早9:00-晚18:00